返回列表 发帖

举报政法委领导纠错岂能错上加错?!

             捏造事实   一审二审都是错


         一个劳动争议案件,早在2008年就已结案,但是到了2012年,当事人因应聘而申办相关手续却在社保部门发现,自己的档案居然仍在原工作单位,属于“就业人员”状态!

为什么五年时间过去了,自己的原工作单位居然没有完全执行法院的相关判决?据当事人查阅案卷发现,(2008)常民一终字第1240号民事判决书中居然存在诸多错误,列举若干如下:

1、判决书所说,原告对《解除劳动合同证明》所说,“根据法院判决,于2007411日双方协商一致解除劳动合同”的“解除劳动合同原因”有异议,并就此提出申请执行。

而根据原告从钟楼法院执行局查到的《常州市钟楼区人民法院受理执行案件通知书(2008)钟执字第373号》其申请执行事项中根本没有这个说法。

2、判决书中有所谓“拒接接受该证明”的说法。

实际上,一审判决是2008109日、二审判决是同年1218日。而原告早在同年618日接受了由邮政特快专递送达的《解除劳动合同证明》和《常州市区用人单位退工退保人员情况报告表》和《常州市区企业退工人员情况表》。以上这些材料均已作为原告证据提供给一审;且在一审、二审的庭审笔录中均有所记载。

3、判决书所说“办理了档案转移手续”。

事实上,被告于20121010日才为原告提供《常州市失业保险待遇核定表》签字,并一同前往社保部门办理档案转移相关手续。



纠错不改   岂能错上加错


为此,本人向常州市委政法委投诉后受到重视,表示将由执法督查处联系,由市委政法委协调市中级法院向当事人当面答疑解惑。

  经过9个多月的查证后,在20161012日由执法督查处陈处长通知当事人,委领导约谈。到了执法督查处后,陈处长同当事人来到信访局找了一个空房间,说是等待委领导前来。结果来了一位不肯透露姓氏职务,自称(YU)姓的副主任

  这位(YU)姓副主任出现后,根本就没有发生由常州中级法院向当事人当面答疑解惑的情况。相反的却是一骗、二蒙、三捂。

  一骗:如当事人问,政法委有书记、副书记,你副主任是什么职务?来人说,政法委没有副书记岗位,副主任就是副书记,我就是委领导。事后经查证,这个(YU)姓副主任其实是常州市依法治市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庾爱民,原钟楼法院副院长。

二蒙:据这两位政法干部讲,此案作为全市30个典型案件,曾由全市优秀律师集中评议,某某律师认为你的案件,法院做的完美无缺。为此当事人曾多次当面或信件要求向本人公开一下这个评议,均未答复。当事人现场只是看到所谓“评议”的文书带有一“新”字,其实当事人投诉的是“钟”字(即钟楼区法院的)!玩了一出指鹿为马的游戏?

三捂:据(YU)姓副主任讲,虽然我是当时的钟楼法院副院长,但没有经手你的案件,而当时的院长、立案庭长现在也已犯罪进了牢。且考虑到你已经年老,为此经政法委领导研究,照顾你10000元司法救助金,不要嫌少,刑事案件死了个人也就是拿个20000元。当然你要签个承诺书,所有涉及案件一笔勾销。


习近平总书记说,要懂得“100-1=0”的道理,1个错案的负面影响足以摧毁99个公正裁判积累起来的良好形象。 而作为常州政法委的一个领导,原钟楼法院副院长庾爱民,纠错岂能错上加错?!

返回列表